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热门推荐: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林淼睁开眼,从被窝里伸出手,关掉了放在床头的闹钟,然后迷迷糊糊地掀开被子,从李晓的床上爬了下去——由于左手的伤口一直没拆线,林淼这些天爬上爬下不方便,就每天都和李晓睡在一起,几天下来,居然也有点习惯了。

    推开房门,接近4月的东瓯市,室温已经明显升高。至少大白天地不穿外套在屋里走动,一点都不觉得冷。林淼晃晃悠悠走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嘘嘘,洗漱完毕,丢失在床头的大脑之灵终于归位。他走出卫生间,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才不过6点22分,正是可以再躺回去眯一会儿然后下次醒来就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上班迟到的好时候。

    “可惜我不用上班,真是太遗憾了……”林淼嘴里头自言自语嘀咕,脸上却完全不存在遗憾的表情。

    今天是双数周,学校早上不上课。

    当然就算有课,林淼也可以正大光明地逃掉——因为老林今天早上有一场新书发布会,所以他身为著名作家林国荣的儿子,请半天假去看亲爹装逼有问题吗?

    林淼转头看了眼老林和江萍的卧室,房门紧闭,无声无息,显然两个人都还在熟睡当中,按照他们的最新作息规律,看来依然是不到7点就绝不会起床。

    林淼心里暗叹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种得过且过还能过得很好的命,摇着头走到茶几前,茶几上放着一个小木盒子。林淼拿起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两张十块钱。

    他和李晓,一人十块,算是每天的零花加额外伙食费。

    这是家里新立下的规矩,前因后果,大致上是这样的——

    江萍从林淼的外婆家回来之后,果断跟老林认了怂,然后为表诚意,就上交了她的工资卡,表示从此以后家里的财政大权全权交给老林。老林虽然压根儿就看不上江萍这点工资,但对江萍服软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于是大手一挥,就把这笔钱换成了林淼和李晓的生活补贴。

    虽然这两件事之间毫无必然的逻辑关系,但不管怎么样,家里总算是安稳了。

    老林因为江萍的及时回归,失去了晚上送李晓去学琴的借口,也就失去了和秦晚秋频繁接触的机会,等老林交了公粮之后,贤者时间一到,心中那团熊熊燃烧的出轨之火,也就渐渐地熄灭下来。

    林淼猜不出江萍到底是真的想到了这一出,才那么快就结束了和老林的冷战,还是纯粹担心太久时间不上班会被街道开除,又或者害怕自己长期不在街道,老林会和街道里新来的女大学生搞上……

    总之的总之,回来就好……

    揣上其实每天根本没什么机会花完的十元巨款,林淼独自一人下了楼。

    出了小区,穿过马路,来到西城街道办事处的大门前。

    看门的老伯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林淼嘴很甜地喊了声阿公早上好,然后熟门熟路地走进楼里,爬上六楼,来到此行的最终目的地——街道食堂。

    街道周六早上上班的人越来越少,排队吃饭的人也没平时那么多。

    林淼走进食堂,放眼望去里头半个街道领导都没有,全都是大周末的还得老老实实跑来上班的苦逼科员。一群科员大叔大妈见到林主任的儿子来了,连排队的权利都不给他,排在第一个的大叔直接把自己手里那碗刚盛好的面条给了林淼,然后一脸眉飞色舞,口气很猥琐地问道:“你爸妈怎么老是让你一个人过来吃早饭,他们每天晚上都睡得那么晚啊?”

    林淼懒得搭理,呵呵一笑,连句谢谢都省了,直接坐下吃饭。

    接着身后便传来大妈们群情激奋的喊声,纷纷斥责那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向林淼这么天真纯洁的小朋友开黄腔,行为简直下流。而油腻中年科员则高声反驳,反斥明明是大妈们自己思想污秽,才会展开那么多关于下三路的联想。

    双方争辩得不亦乐乎,却全然不带火气。

    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林淼清楚,这只不过是一种发泄罢了。

    老林莫名其妙飞快蹿升的人生轨迹,势必要让很人多觉得不高兴,能在大清早的时候当着林国荣儿子的面调侃他两句,确实是不错的心理调节方法。

    所以面对这一切,林淼只能受着。对于成名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林淼虽然没真正经历和体会过,但应有的心理建设,早已准备充分。

    林淼呼哧呼哧地吃着面,大叔大妈们关于老林和江萍睡觉的话题讨论得差不多了,终于有人忍不住跟他打听起老林签售会的事情来。

    林淼没什么好矫情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边吃面一边如实回答:“本来是想去沪城办的,后来看了下时间,东瓯日报出版社的领导和市文化局的领导都没有空,我爸他自己工作也忙,就干脆放在东瓯市了,又近又方便。

    一开始市里几家新华书店都想让我爸过去他们那里弄这个签售会,听说吵得都打起来了,幸好市委宣传部有个副部长叔叔就想了个办法,说今天早上先去学院的那家新华书店开个签名售书会,然后下午再换个地方,开个读者茶话会,晚上再再换个地方,开个新闻招待会,明天再再再换个地方,开个文学研究会——这个研究会是研究上本书的,就是《小院杂谈》,上个月卖到全国第四名的那本。

    不过我爸可能没那么多时间,也许自己就不过去了,说让丁少仪替他去。丁少仪你们没听过啊?就是东瓯报业出版社的副社长,也是东瓯大学新闻系的教授。我爸他自己要去市里一趟,市里有个书记伯伯说要和他商量事情,还有市文联的人也在等他开会,说什么要换届了,非要找我爸当什么副主席,我爸说没什么意思……”

    两分钟后,原本还竖着耳朵听的大叔大妈们纷纷退散。只剩下提问的那位抽身无力,只能强忍着满腔的后悔,硬撑林淼的日常大招。

    伤害直达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