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张成绩单引发的血案(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张成绩单引发的血案(上)

 热门推荐:
    海洋暖湿空气与北方南下冷空气交汇形成的过年前的最后一场冬雨,在早上10点之后戛然而止。瓯城区的天空再度放晴,温暖和煦的阳光随即从天边洒下。赖床的人起得稍微晚一些,可能都不知道早上有过这场降水。只有积在路面上的水坑,还能提供一点过硬的证据。

    西城街道办事大楼里,好久都没赖床过的江萍搬了张椅子,闲适地坐在办公室的窗边,懒洋洋地晒起了太阳。离她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个年味很重的玻璃盘,分成三格的盘子里,分别装着西瓜子、干花生和香蕉片,桌上撒着些瓜子壳,一杯刚泡好的茶冒着热气,茶香四溢,江萍稍微伸手就能拿到。

    来街道上了两个多月地班,完全熟悉了办公室的工作和楼里的同事之后,江萍现在的工作状态简直不要太舒服。每天最多花两个小时把活干完,剩下的时间,就是和一群跟她差不多无聊的中年老娘们儿嗑瓜子、喝茶、聊八卦。

    有鉴于老林已经制霸了党政办,眼下别说是普通职工,就算是街道里头正儿八经的领导,见到江萍这个预备领导兼知名作家的老婆,都要笑脸相对,所以每天江萍和别人聊天,对方总能顺着江萍的意思,挠着江萍的痒处,把她哄得开开心心,让江萍从骨子里感觉社会上果然还是好人多,以前听阿芳她们绘声绘色讲的职场宫斗,果然都是瞎掰的……

    今天的办公室比平时热闹了不少。

    距离过年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街道里的工作基本都做得差不多了,该开的大小会议全都开得八八九九,该收拾的档案也基本都锁进了档案柜里,领导们忙着到处吃饭顺便慰问辖区内的各个贫困户,大楼里的人少了至少一半,没有主事的看着,遇上返校日,那些家里有孩子的家长,就成群结队地来办公室聊天。

    甚至连街道里的二把手董主任,都没事过来凑热闹了。

    董主任抓了把瓜子磕着,站在江萍身边,在十几个老娘们儿的包围下,笑眯眯地说道:“阿萍,你儿子一个电话打过来,我的车都让你家老林开走了。你家老林别的都好,就是牛逼吹得太大,什么纪念品那么多啊,还要特地开车去运……”

    江萍还没答话,旁边城建办主任严晓海的老婆立马就反驳了,说道:“董主任,现在的小学可和咱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现在的小学有钱着呢!老许他儿子,不也是跟阿萍的儿子在同一个学校吗?我去年就看老许家的儿子,期末返校日回来,捧了一大堆奖状和纪念品回家,阿萍的儿子成绩比老许他儿子还好,搞不好还真要开车去才装得下呢!”

    董主任呵呵一笑。

    江萍装着客气,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都藏不住,假的要死地回答:“也就一般啦,哪有你们说得那么好。也就是数学和语文稍微好一点,让他学钢琴,学了几个月都没学出个屁来,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学费……”

    “语文和数学还不够啊?小学不是也就这两门课吗?你儿子两门都考了一百分了,连作文都能写个满分出来,你还想怎么?”严晓海的老婆大喊起来,“我昨天问我儿子考了几分,他连说都不敢说,今天成绩单下来,看他能考多少。”

    董主任接道:“怎么,考不好就打死他啊?你舍得打吗?”

    严晓海老婆翻白眼道:“老林和阿萍都敢把那么宝贝的儿子打得住院,我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好像敢于对儿子下死手是多么光荣的事情一样。

    江萍听着有点心虚,忽然看道楼下开进一辆小汽车,连忙大喊一声:“回来了!”

    严晓海的老婆探头一看,瞧见林国荣从驾驶座上下来,不由啧啧惊讶道:“老林什么时候会开车了?我还当是董主任的司机送他过去的呢……”

    董主任闻言一愣,赶紧望向楼下,发现老林真的自己把车开了出去,顿时鼻子都气歪了,跳脚道:“这个老林怎么这么乱来,出了事可是街道的车,我要背责任的!”

    楼下的老林才听不见楼上的抱怨声。

    走出车子,老林立马喊过两个保安,跟使唤家奴似的让人把林淼和许风帆的那堆纪念品搬到位于顶楼的办公室去,自己却只是提了一个最轻的塑料袋子,满面红光地跟在两个保安后头,脚步轻快地往上走。

    上到四楼,刚走上楼梯口,董主任就跳出来,一脸郁闷地埋怨林国荣道:“老林,你连驾驶证都没有,这么开车路上交警抓到怎么办?我好心好意把车借给你,你不能这么害我啊,出了问题,我也要担责任的……”

    “能出什么事呀,我也不是第一次开了。”林国荣半点没当回事,大咧咧地从董主任身边走过,走进党政办,径直走到被一群人团团包围的江萍身边,把手上的袋子往杂物堆得满满的江萍的桌子上一放。

    江萍见那塑料袋里装的东西虽然不少,可还是觉得低于心理预期,不太满意地问道:“就这点东西啊?”

    “你眼睛长哪儿了啊?那边还有呢!”老林转身一指两个捧着半人高的纪念品走进来的保安。

    办公室里的十几个老娘们儿转身望去,立马就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呼声。

    “我个天!这是拿了几个奖啊?”

    “阿萍,我看你儿子将来什么都不用干,好好读书就行,拿奖学金就够过日子了。”

    “瞎说个逼呢!你以为我儿子都像你们这样混日子啊,我儿子将来是要做大事的!”老林出名之后,在街道里已经彻底解放天性了,怼起人来半点都不留余地。

    被怼的中年妇女平时见林国荣这德性见得多了,倒也见惯不怪,几乎没什么脾气,她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就露出笑脸道:“行行行,就你儿子最厉害,将来让你儿子做点大事业,我儿子要是找不到工作,就找你儿子要口饭吃,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老林听了眉开眼笑,大言不惭地吹嘘:“尽管来,尽管来,等我儿子长大了,给你儿子找个事情做还不是跟吃饭一样轻松?”

    董主任在一边听得直叹气,心里很是矛盾地想明年如果街道班子里有个位置空出来,到底要不要让老林这货补位。让他升上来吧,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可不让他上来吧,就老林现在的社会影响力,真闹起来,可是要出大乱子的……

    江萍懒得搭理老林的日常操作,拿过桌上的塑料袋,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很快就惊喜地找出了林淼的那张逆天成绩单。

    江萍打开一看,见上面祖国江山一片红,赶紧把成绩单交给身边的人。

    于是办公室里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呼。

    “今天这么热闹啊?”胡剑慧闲来无事,也上了楼。

    然后刚一走进党政办,就有人把林淼的逆天成绩单递了过去,兴奋地喊道,“胡主任,你看看这个,阿萍她儿子每一门都是满分!”

    胡剑慧接过成绩单,随便瞥了眼,当场就被上面霸气的一串成绩给震住了。

    一脸震惊地看了半天,突然说道:“给我复印一份,我带回去好好看。”

    胡剑慧这么一说,边上一群人立马有样学样,纷纷吵着要印一份。

    于是办公室里本该年后再用的复印机,很快便吱吱作响地开动。

    董主任眼看着街道的资源就这么被浪费,眼皮狂跳两下,干脆眼不见为净,郁闷地走出了办公室,顺手还带走一份林淼成绩单的复印件,打算拿回家去,让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学的。

    几十份成绩单,没一会儿就被街道里的人瓜分得一干二净。

    又过了没几分钟,林国荣的儿子期末考试拿了全科满分的消息,就通过西城街道的电话,传到了其他地方。

    午饭时分,《东瓯日报》的教育版编辑室里,何胜明正想着终于到了年底,总算不用再跑来跑去了,心里正琢磨过年该买些什么年货,办公室里的传真机忽然就吱吱作响,溜出来一张纸片。主编抢先一步,走过去拿起纸片,看了一眼,不由嘴角一弯,转头冲着何胜明喊道:“小何!给你派个任务!”

    何胜明一怔:“今天都返校日了,还有什么任务?”

    主编呵呵笑道:“年轻人,不要老想着偷懒嘛!喏,你看,这个新闻不错,还是你的老客户了,你这两天有空去一趟吧。”

    何胜明接过纸片,看着上面的内容。

    一阵长长的沉默后,他怀着决死的心情,心里默默地流着泪,沉重点头道:“好,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