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学渣审判日(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 学渣审判日(上)

 热门推荐:
    身为一个神童,林淼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旁人无限放大,哪怕只是期末考试拿了两个满分这种小事情,也得到了这个年代刷屏级别的待遇,不等成绩单下来,就先传遍了瓯城区全区上下近半数的公职家庭。尤其是在西城街道,就算是街边卖番薯的大爷,也都已经知道那个“星期天晚上跟他爸一起上了电视戴着三道杠的小孩”这回考试又拿了满分,于是林淼周期二晚上没饭可吃便去买番薯填肚子的时候,老大爷愣是免了番薯的零头,一块二的番薯,只收了林淼一块钱的友情价——至于林淼周二晚上为什么会没饭吃,只能说摊上江萍这样的麻麻的好处之一,就是她总能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哪一颗里面长了虫子。所以具体情况就不细讲了,不然说多了又都是泪。

    星期三早上,林淼和许风帆一大早在街道吃了早饭,便结伴前往学校。

    今天是返校日,又称学霸节,别名学渣审判日。

    就其光明正大地以人为手段把人分作三六九等的玩法,林淼真心觉得,这其实是一次很好的给小朋友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机会——看,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和残酷,赢家永远通吃一切,输家连回家都抬不起头。

    “但是最关键的是,有些人生来就比你牛逼,就像兔子和乌龟赛跑,乌龟能不能跑赢,全看兔子死了没有,不然就算兔子那天拉稀,也能随随便便从乌龟身上跳过去,并且在它头上留下一滩稀屎。所以这就告诉我们,是乌龟,就该好好当乌龟,努力努力,比别的乌龟稍微强点就行,千万别强迫自己做自己本来就做不到的事情,哪怕哪天做到了,也就是昙花一现,持久不了;是兔子,就该好好当兔子,整天和乌龟混在一起,赢了也没什么意思,毫无意义,输了就更丢人。古人说得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呢?就是为了让兔子和乌龟区别开来,这样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不至于荒废才能,蹉跎岁月,天天被别人骑在头上拉屎……”林淼在上学路上,振振有词地给许风帆灌毒鸡汤。

    许风帆脑补能力强大,差点听吐了,央求道:“别说这么恶心好吧,我才刚吃过早饭啊……”

    “我知道啊。”林淼一脸淡定,“我不也是吃了一大碗面?我还还加了两个蛋呢!”

    许风帆翻白眼道:“你个贱人,连一个蛋的便宜都要占。”

    “怪我长得可爱咯?”林淼恬不知耻地得瑟,“食堂的阿姨她主动问我的好不好,再说她们煎了那么多蛋,早上吃不完最后还是要倒掉,我这是为了让街道的每一分预算都能落到实处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么高的政治觉悟你都看不出来,难怪一把年纪还是个中队长,你说你惭愧不惭愧?”

    “我……我不惭愧啊!”许风帆嘴角上扬,还挺高兴的。

    他这个中队长是刚刚当上的,前些年一直是中队委,这下算是熬出了头,靠着上回的区奥数比赛二等奖,小学毕业前终于光荣升职。

    然而,却只是换来了林淼的一次鄙视:“切,做人真没追求。”

    许风帆悠悠道:“看来是时候检测一下我的庐山升龙霸练到什么火候了……”

    林淼立马抬头,看着漫天乌云叹道:“啊!今天天气真好,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

    话音刚落,一滴雨点打在了林淼的额头上。

    “靠!下雨了,快跑!”许风帆撒腿就跑。

    林淼却镇定无比地左右看了看,然后果然在20米范围内就找到了瓯城区的交通王者,无比奢侈地大喊一声:“三轮车!”

    3分钟后,林淼掏了两块钱,和许风帆一起冒着突如而来的大雨,从路边跑进了学校的传达室,双双淋成了落汤鸡。好好的学霸光荣日,还没进校门形象就先崩了。

    许风帆看着传达室外一大群人打着雨伞走进学校大门,转头问林淼道:“你怎么出门就不知道带把伞?”

    林淼甩锅道:“这要问我妈,而且你不是也没想到要带伞吗?居然还有脸问我?”

    许风帆贱贱一笑,从书包里拿出一把雨伞:“哥带了,但哥就是不用。”

    林淼惊道:“我靠,你脑子秀逗了吧?”

    “非也,非也。”许风帆撑开伞,朝林淼挥了挥手,“哥先进去了,你就在这里等雨停吧~”

    说着,很欢脱地就跑出了传达室。

    林淼看着许风帆的背影,言简意赅地鄙视道:“幼稚。”

    然后紧接着就更欢脱地大喊一声:“希曼,赐予我力量吧!”

    跟在许风帆身后冲进了行政楼下面的过道。

    “林淼!”夏晓琳打着伞,高跟鞋哐哐作响地从后头追上来,提留住了林淼的领子,嗔怪道,“下这么大的雨你还到处乱跑,不怕感冒啊?你看看你,头发都淋湿了……跟我走,我先给你擦擦干……”

    已经被林淼确认为百里坊小学校花的夏晓琳同志,牵起林淼的手就走。

    两个人大步路过许风帆身边,林淼朝许风帆轻轻挥手,表情十分欠抽。

    许风帆怔怔看着林淼和夏晓琳进了行政楼的办公室,突然有种被兔子越过脑门,并在自己头上拉了滩稀屎的既视感,不由磨了磨牙,笑骂道:“这家伙……真想弄死他啊……”

    ……

    夏晓琳用自己洗脸的毛巾给林淼擦干头,然后才撑伞送林淼去教室。

    林淼很不理解,欠欠地问道:“夏老师,你返校日过来干嘛?你又不带班。”

    “谁说不带班就不用过来的?”夏晓琳捏了下林淼的脸颊,“我是来监考的,有几个同学音乐考试没及格,今天要补考。”

    嗯?话说这学期的音乐考试……我好像都没参加过吧……

    林淼心里头默默嘀咕,然后决定要永远地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直到小学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