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热门推荐:
    周末的一场大雨,让东瓯市的气温降到了无法再往下走的最下限。

    常年不下雪的瓯城区,次日便迎来了大范围得路面结冰——这个路面,主要是指那些地面凹凸不平的小巷小弄,巷子里小水坑的积水无人清扫,转天自然就成了小孩子们踩踏的玩具,至于大马路上,结冰自然是不存在的。这年头虽然没什么车,但光是靠自行车车轮和行人脚步的碾压,不等太阳出来,那些薄薄的不足半厘米厚度的小冰层,便也就冰消雪融。

    天气越来越越冷,年关越来越近。

    《虫儿飞》就像是林淼年前生活中的最后一段小插曲,过去了,林淼的生活也就趋于平淡。

    进入1月份,林淼的日子变成了三点一线。早上学校上课,晚上少年宫练琴,其余时间,便全都缩在家里当宅男,怡然自得地给老林干着代笔的活,

    林淼以平均2.5天1篇的速度,上调着《僦居发微》的进度条。

    每写完一篇,林淼就会觉得离精神解脱和稿费进了一些,于是越往后鸡血越足、状态越佳,写出来的文章质量也越好,丝毫没有作为一个普通码字工常有的“写作使我恶心”的负面心理,反倒乐在其中,思如泉涌,有点舍不得放下了。

    可见有些人,确实生来就是吃这碗饭的。

    而在为了美好生活拼搏不休的同时,林淼也没有把自己的主业给落下。

    为了保证期末考试能拿满分,林淼这厮已经丧心病狂地把整本语文书都背了下来,甚至还借了班主任老周的课堂讲义复印了一份,连课后题的参考答案和课文分析概要都没放过。

    客观来说,对面区区一场小学期末考试,林淼所付出的精力,确实有点大炮打蚊子,杀鸡用牛刀,用力过猛。不过站在林淼自己的角度,他却认为这种付出是有价值的。毕竟身为“神童”,就应该尽可能地避免考试失败这种低端的人生污点。尤其是小学考试,本就是装逼难度最低的人生战场,如果连在这种场面都做不到完美,那还神个毛线?

    写书,复习,晚上常规接受艺术熏陶以及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手残。

    生活充实起来,过日子简直比翻书还容易。

    日历一页页翻过,不知不觉,年关就到了。

    半个月后,1月19日午后,当天边的最后一丝夕阳落下,百里坊小学响起了下课铃声。

    学校的五(六)班教室里,班主任老周合上课本和教案,心里微微呼出一口气。

    这个学期终于结束了,掰着指头数一数,再过一年半,她就能退休了。

    而接下来过年,又能休息一个多月。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谁能想到,一个头上挂着“特级教师”头衔的老教员,心里也就这么点追求?但是大多数人活在世上,辛辛苦苦奋斗一生,可不也就是图个生活安逸吗?

    “这几天,我们该复习的地方,都已经复习过了,该讲的重点,也都讲了很多次,晚上就让自己稍微轻松一下,跟爸爸妈妈出门走走也行,不过也不要玩到太晚,还是应该早点睡觉。明天考试,大家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行……”老周淡淡说着,听起来随意,可往细了想,自然会有人发现,这些话并不是说给全班学生听的。

    而是说给全班的“好学生”听的。

    毕竟学渣们天天都很轻松,到了期末这会儿,估计心思早就飞到过年的鞭炮、红包和新玩具这些东西上了,不用老周提醒,他们也很放松。

    真正紧张的,只有那些努力奋斗过,对成绩有期待、对自己有要求的孩子而已。

    “公仔,我好怕啊……”彭芳芳拉了拉林淼的袖子,满脸半傲娇半虚假地说道。

    林淼瞥她一眼,淡淡道:“不用怕,反正你再怎么考都不能比我考得好的。”

    彭芳芳翻了个白眼,伪学霸的自尊受到了伤害——她的成绩在班里算是中等偏上,跟林淼当了几个月的同桌后,脑回路渐渐清奇,学习能力提升得有点快,最近刚刚戴上了光荣的一道杠,正是自信心暴涨误以为自己要飞的时候。林淼这一盆冷水,简直是把她浇了个透心凉。

    “真讨厌,知道你厉害好不好!”彭芳芳娇嗔着拍了林淼一下。

    林淼表面平静内心歧视地不去看她,因为不漂亮地女孩子,娇嗔起来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林淼顶多只能祝福她,再过几年能来个女大十八变,或者学会正确的化妆方式,不然这辈子想找个高品质老公确实挺难的。

    “公仔,你觉得你能考多少分?”彭芳芳又问道。

    林淼手上转着笔,目光清冷,语气平淡,说了句彻底颠覆彭芳芳人生观的话:“考多少分,不在于我能考多少,而在于试卷上一共又多少分。我考100分,不是因为我有能力考到100分,而是因为试卷上只有100分。”

    林淼说话的时候,老周已经不吭声了。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所有人全都用难以言表的惊愕的目光望向林淼。

    老周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淼,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语文,可能是特么白教了。她头一回知道,原来一个学生吹嘘自己的成绩好,还能吹得这么霸气,这么威武,这么不要脸……

    愣了半天,老周才回过神来,嘴角上扬,笑着说道:“好了,那就下课吧,祝同学们考试都能取得好成绩。”

    话音落下,教室里立马骚动一片。

    一大群小屁孩纷纷学着林淼吹起牛逼来。

    “不是我不想考110分,实在是卷子上只有100分。”

    “别吹了,人家林淼说那话是人家有能力,你能考个90分就顶多了。”

    “屁!你才考90分好吧,我至少能考95分。”

    “语文你也能考95分?”

    “谁跟你说语文啊?我是说平均分!我数学还是不错的好吧?”

    “行了,行了,人家林淼拿了全市奥数冠军都没说自己不错呢……”

    “你特么到底会不会聊天?”

    林淼在噪杂声中默默整理好书包,抽屉里的闲杂课本,这段时间被人偷了不少,也拿回家去一部分,到了今天,还需要收拾的已然十不存一。

    背起比平时稍微重那么一点点的书包,林淼从黑板前走过。

    黑板上的值日生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

    教室外头,许风帆正一脸傻笑地在等着他。

    林淼走到许风帆跟前,许风帆很开心道:“明天考完就解放了啊。”

    林淼嗯了一声。

    许风帆又道:“考完来我家玩游戏吧,我买了个新的卡带,都是双人游戏的。”

    林淼道:“行。”

    许风帆又道:“林淼,你今天好安静啊,什么情况?”

    林淼抬头看了眼许风帆臂上的两道杠,冒出一句:“有个阿姨给我弄了个全国小学生作文比赛的决赛名额,一直催我写篇作文给她,说京城那边都等急了。我在想,要不就明天早上考语文的时候顺带写一写好了,省得我写两次,浪费时间。”

    许风帆一脸懵逼。

    话说他前几个月还在和眼前这个小家伙争一个全区比赛的名额,可这才多久,这货不但已经拿了全市冠军,而且居然还把手伸到全国比赛去了?!

    这尼玛一骑绝尘的进步速度,合着我们以后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吃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