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零一章 江洋

第一百零一章 江洋

 热门推荐:
    钟初惠给林淼留了个粉红色的小悬念,林淼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这天晚上钢琴课结束后,林淼忍着痛、咬着牙,自己一个人走路回到家里。但刚一进屋,他就感到全身不对劲,冷汗一个劲地出,脑子也晕晕乎乎的,一直装坚强熬到半夜,最后实在熬不住了,觉得再熬下去可能真的要出人命,才把林国荣和江萍叫醒过来。

    老林打开卧室的门,一看儿子的脸色难看得跟小僵尸似的,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大半夜的,他和江萍惊慌失措地抱着林淼跑去了附近的医院。

    挂了个急诊,抽血、化验,值班医生一通检查下来,诊断为“外伤导致的应激性电解质失衡以及肝功能异常”,而且已经出现了黄疸症状,于是林淼当夜就住了院,左右两只手一起挂了吊针——而且还得是趴着打针,屁股上重新涂了医院开的伤药,模样看起来惨得很。

    江萍全程哭哭啼啼,看小护士给林淼上药的时候,不住地埋怨林国荣心狠手辣没有人性,居然把儿子打成这样。林淼也迷迷糊糊地哼哼唧唧道:“想不到老夫一生纯洁,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屁股就先烂了……”

    “噗!”擦药的小护士没忍住,笑得小手一抖,药膏洒了一床。

    病房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第二天,林国荣和江萍都请了假,在医院里照顾林淼。

    然后“我市著名作家林国荣差点打死神童儿子”的消息也不知怎么的就不胫而走,到了中午时分,前来医院探望的人络绎不绝,胡剑慧、丁少仪、苗晓秋,一群林淼的大妈后援队排着队伍指着老林的鼻子骂,骂得老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老林感到内心极其冤屈。

    这是老子一个人干的吗?要不是我家这个老娘客中途支援了武器,把老子的攻击输出直接提升了一倍,我的乖儿子至于伤成这鬼样子吗?都是这老娘客不好,还装哭,哭个毛线!昨天接力双打的时候就数你打得最兴奋!

    老林默不作声地挨着骂,转头怒视江萍。

    江萍被老林一瞪,立马哭得更凶了,趴在林淼床边嚎丧似的喊道:“阿淼,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妈妈的心都碎了啊,你要是出了事,妈妈也不想活了,啊啊啊啊……”

    林淼满脸黑线,扭头问来换药的小护士道:“小姐姐,我会死在这里吗?”

    小护士一脸淡定地回答:“想死哪有这么容易?”

    林淼想了想,觉得这话还挺有道理的。现在这情况,真尼玛求死不能啊……

    病房里轰轰闹闹了差不多一整天,等到社会各界人士全都过来看过,晚上的时候,林淼家里终于来了个人。不是老太太,也不是林国华,而是林淼的舅舅江洋。

    说到江洋,这里有必要再次交代一遍林淼爸妈两边的大致亲属关系。

    林淼的亲爹老林这边,自然不用多说,一个寡居老太太,辛辛苦苦拉扯林国玲、林国荣、林国华姐弟三人长大,老太太现在一个人住在乡下,整天苦大仇深,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一个交代。而林淼的姑妈林国玲坑完林淼他们家之后,则远遁西北,2005年之后在西北赚了点钱,足够还债了才有脸回来。至于小叔林国华,没什么好讲的,反正跟红顶白,就那么个人,不会拖你后腿,也别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但有好处的时候绝对不会少了他。

    然后就是林淼的母亲这边。很不幸,这边也是一个寡妇拉扯三个孩子长大。不过不同之处在于,林淼的外婆出身豪门,家里曾经人称“江二街”,意思就是整整两条长街的店面房产全都是他们家的,绝对的高门大户。可惜解放后土改,连根儿毛都没保住,林淼的外婆最后也就只能嫁个普通工人,生了江娟、江萍和江洋三个子女,一辈子都过得苦巴巴的,直到后来江洋发迹,老人家才终于享了几年的福,可惜还是命不好,70岁出头就患癌去世了。

    外婆走的时候,林淼刚满20岁。那天接到江萍打来的电话,上课时间,直接从位于城郊的大学城跑回市区,但还是没能赶上最后一面,路上哭得跟狗一样。

    林淼的外婆为人乐观,又吃苦耐劳,心态一直良好,和老林家的老太太比,性格上简直完全倒过来。所以外婆教出来的三个子女,也大多都外向,只是外向的方式有点不一样。

    江萍的姐姐,也就是林淼的大姨妈江娟是个比较“混”的人,小时候不爱读书,小学没毕业就辍了学,后来在社会上认识了不三不四的人,私生活也是一塌糊涂,80年代没被严打干掉纯属命硬。之后好不容易嫁了人,但过日子照样也还胡来,和她老公有一顿、没一顿地到处借钱,林国荣还没倒掉之前,就不知借了江娟多少钱,当然一分钱也没拿回来。而她唯一的人生成就,大概就是生了个漂亮女儿,后来卖女儿似的,嫁给了一个上了年纪的澳洲土豪华侨,听说彩礼拿了三百万,不过没几年就被挥霍干净了。

    林淼从小和这个漂亮表姐交集不多,连她出国那天,都没去机场送别。

    后来知道她远嫁国外,林淼心里略微感到一点惋惜。长得那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又乖巧又听话,如果能生在一个哪怕稍微正常一点的家庭中,命运或许也能大不一样吧……

    老爸这边的人不靠谱,老妈这边也有奇葩。

    可以说,如果不是还有江洋的存在,林淼简直就要怀疑,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给他设了一个地狱级难度的局。

    江洋比江萍小了足足11岁,林淼的外婆生下他第二年,林淼的外公就走了。由于年纪小,加上相当于是遗腹子,林淼的外婆几乎将家里有限的资源全都倾注在了江洋身上。

    不过江洋读书的天分一般,读完中专后,在家待了一年,之后便当兵去了。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兵回来的江洋就仿佛是人生开了挂,没过几年便攒下了一笔数目不明的家底,然后一边接济扑了街的林淼家,一边应付不断添麻烦的江娟,还要给林淼的外婆养老治病,但就是这么折腾,江洋依然游刃有余,娶妻生子豪车豪宅全没落下,根本没把一大家子的老弱病残当成什么大累赘。

    后来林淼大学毕业,事业渐渐走上正途,江洋有一回拉着林淼去喝酒,年纪只不过差了一轮的甥舅俩喝高之后,江洋很是感慨地对林淼说:“阿淼,咱们家啊,现在也就你和我还有点人样了,不过舅舅将来要是出了什么状况,家里的担子还是要压在你肩上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啊。”

    林淼当时听得一愣,不料江洋接着就滔滔不绝地跟他交代了自己做的生意,全特么是踩着法律钢丝的生意,说得林淼瞬间酒醒,看江洋的眼神就跟看神仙似的。

    “舅舅,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林淼当时震惊道。

    江洋醉醺醺地一笑,说:“就咱们这种出身,就咱们家这种家庭条件,我要是不铤而走险,哪年哪月才能抬起头来做人?你说钱和命哪个重要?我要是没钱,谁在乎我这条命?”

    林淼讷讷不言。

    江洋笑呵呵地拍拍林淼的肩膀,很高兴的样子道:“阿淼,你好好干,将来当了官儿,咱们家才算是真的翻了身。你爸挺可惜的,舅舅现在把宝都押你身上了。等你上去了,舅舅以后就本分做人,老老实实做干净的生意,你让舅舅做什么,舅舅就做什么,咱们互帮互助,将来有的是好日子!”

    林淼唯有叹气。

    那顿酒之后,江洋就开始收山了,乱七八糟的业务能扔的全扔了,所有的钱全拿去买了银行的低风险理财,日子过得就跟退休老教师似的,就等着林淼提干。

    可惜,林淼正奔着前程去呢,还没见到人生转折的曙光,就先重生回到了幼年。

    这鸽子,放得有点过分了……

    “姐!姐夫!”江洋从病房外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林淼喜欢吃的橘子和猪肉片,微笑着,大声冲江萍和林国荣喊道。

    林淼转过头,看到这一年还留着寸头的江洋,感觉岁月仿佛在这一刻扭曲,有点分不清现在到底是何年何月。

    江洋走到床头,放下袋子,揉了揉林淼的脑袋,一脸幸灾乐祸的欠抽样,笑着问道:“男女双打,爽不爽啊?以后还敢不敢惹你爸妈生气啊?”

    “这得看他们啊……”林淼一脸虚弱的样子,“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皮……”

    江洋道:“不要扯上里皮,人家当教练也不容易。”

    林淼:“……”

    这时江萍接道:“你买水果来干嘛?钱多啊?你自己不用花了啊?”

    “我外甥给你打成这样,我不买点吃的给他补补元气,还配当他舅舅吗?”江洋拿出猪肉片,撕开包装,递给林淼道,“阿淼,吃!”

    林淼伸手接过,大口撕咬。

    江萍又问道:“你当兵那个事儿,什么时候弄好?”

    “下个月就走,关系都办好了。”江洋呵呵笑道,“这事儿还得多谢我姐夫帮忙,要不是姐夫开后门,咱们家还真没路子……”

    被人骂了一整天的老林,这下终于脸色稍好,一脸装逼样道:“都是小事情,我也就是跟人打了声招呼,关键还是你自己够主动。”

    林淼闻言,这才知道原来江洋去当兵,是老林给安排了。

    这么大的事情,难得老林在家里居然提都没提,果然能爬到市领导身边,多少还是有点城府的,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不靠谱。

    江萍略显得有点舍不得地问道:“那你过年怎么办?”

    江洋笑道:“在部队过啊,反正也不远,你也可以去看我的嘛!”

    江萍脸上的那点不舍瞬间就没了,翻白眼道:“我可没空,大老远跑去看你有什么用?”

    “姐,算你狠啊,这话都能说得出来。”江洋还是嬉皮笑脸,又对林淼道,“阿淼,好好读书啊,再跳级了要跟舅舅讲,舅舅现在孤身一人去部队里混,就指着你能给我吹牛逼的机会呢!”

    林淼比了个OK,信誓旦旦道:“你只管放心去吹,保证只有你吹不出,没有我做不到的。等你退伍回来,我们一起干票大的!”

    “得了吧,等我退伍回来你也就10岁!真是比你爸还能吹,哈哈哈哈……”江洋哈哈大笑。

    林淼转头看看老林的脸色。

    老林一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