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洛丽塔

第二百九十六章 洛丽塔

 热门推荐:
    傍晚晴空正好,日头西下,飞鸟四出。绿化覆盖面积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湖滨路,景致不浓不淡,一片湖光荡漾。下午四点四十,背湖面水的四中校园里,响彻放学的铃声。

    学校的看门老头有气无力地出了传达室里,吱呀一声,拉开门轴早已锈迹斑斑的大门,接着不一会儿,就有一群半大孩子,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地走出校门。

    这才开学第一天,也不知道这群小孩,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打成一片的。老头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张张生龙活虎的面孔从他跟前走过,每一个孩子脸上的胶原蛋白都无不提醒着他,他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他的人生就像那天边的夕阳,马上就要结束了。

    本就生性不喜欢孩子的老头,越这么想,眉头就皱得越紧,再想起自己那个整天只会满地打滚嚷嚷要买游戏机的孙子,都读完初一了,却连小学的数学题都还应付不过来,上学期期末考试,150分的数学居然只考了50多分——草他妈的!那孙子之前上小学的时候,100分的卷子也是50多分啊!狗日的水平这么稳定,倒也真是一条不屈不挠好汉……

    老头脸色变化着生了半天闷气,想不通为什么别人家的小孩都这么聪明,自己的孙子就那么。而且最丢脸的是,那孙子就在四中上学,跟外国语初中的这种小孩一比,他那个孙子以后想出人头地,估计只能靠风水了,希望祖上的老坟能冒点青烟吧……

    但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不远处就传来了一个脆亮的声音。

    “翻身是不可能翻身的,四中这个风水,一百年内都不可能翻身。”林淼被一大票小姐姐和蹭小姐姐的竹竿同学围在中间,指着前方振振有词,“你们看四中这个格局,前面是湖,后面是人工湖,孤舟飘零,无枝可依,这叫什么?这就是四面楚歌、垓下必死之局啊!”

    老头眉头一挑。

    林淼边上一大群小姑娘纷纷哇哇乱叫。

    一伙人越走越近,林淼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楚地落进老头的耳朵里:“为什么教育局肯借四中的教学楼给外国语初中,那明摆了就是不想看你成功。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风水这个东西,也是要看情况的。外国语初中是借来的楼,那我们在这里上课,就是过客。借船渡江,水越多,路越多,船也走得越快,这就是吉水。不像四中本部的学生,他们就算毕业了,根还在这里,水多聚财也散财,一生都是浮财,以后年纪越大越缺钱……”

    林淼吹得口干舌燥,拿出一罐旺财牛奶敦敦敦。

    刚才上自然科学课,老师说诺贝尔亲手炸死自己,然后留下一个诺贝尔奖名垂青史,这一切归结起来全都是命,然后放学后不知谁起的头,又聊起这件事情,结果一群小孩脑洞清奇,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四中的风水格局。于是胸中藏着半桶水的林淼,情不自禁就加入进了这场讨论,谈笑之间,就又成了话题的中心。

    一口气把一罐牛奶灌进肚子,林淼气势豪迈地抬手一擦嘴角,左右看看没发现垃圾桶,就随手把空罐子往路过的花坛边沿上一放,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了校门。

    老头看着林淼的背影走远,青着脸往地上吐了口浓痰,嘀咕一句放你妈的屁,四中的风水好得很,然后伛偻着走到花坛旁,捡起了那个空罐子。

    这罐子小是小了点,不过卖给收废品的,5分钱还是能换得回来的,可不能让别人捡去了……

    出了校门,林淼被竹竿同学抱上自行车后座,和张雪茹、朱佩慈几个女孩挥挥手道别。

    张雪茹几个女孩子轮番上来揉了林淼一通,才心满意足地左拐,沿着蛟龙巷往市府路的方向回家,许风帆看得眼热,推着车子往几步之遥外的湖滨路走,叹息不止。

    林淼不由问道:“帆哥,你怎么了?心里又有什么难受的事吗?说出来一起高兴高兴啊。”

    许风帆转头白林淼一眼,骗人都不会道:“我在想刚才物理课讲的东西。”

    “好吧,我信了。”林淼撇撇嘴,不再继续玩弄小孩的感情。

    然后念头一转,心里头又对许风帆说起的物理课,又感到了一丝点小惊喜。

    话说东瓯市的初中课程当中,其实是没有单独的物理课的。物理、化学、生物和一部分地理的内容,全都被杂糅进了自然科学这门课,自然科学这门课的考试总分,也高达200分,比语文和数学都高,中考的时候,基本就是得科学者得天下。林淼上辈子小学毕业后,家里没钱择校,就很不幸地被按学区划进了东瓯市的千古名校十八中。而十八中的师资力量和管理水平双重感人,作为主课的自然科学,林淼从初一到初三,全都是一个老师在教,通吃理化生地,也不知那个老师怎么会那么有才华。而作为开卷考试科目的《历史》和《社会与思想品德》,居然又分了三个老师来教,用事实展示了什么叫好钢全都用在刀把上。

    要不是林淼骨子里争强好胜,学习上也还算有点天分,咬牙考进了东瓯二高,不然就凭当年十八中的教法,或许就没日后的林秘书了……

    而反观外国语初中,开卷考试总分也不过100分的三门课程,直接就交给老狄一个人包办,自然科学这门大课则分开来几块,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办——虽说理化不分家,不过初中的声光电知识,确实跟各种化学反应挨不上,而且居然到初二之后,学校还会安排专门的生物老师和地理老师过来。当然了,林淼是不打算再认识那些新老师了。

    许风帆推着车子走了一小段路,就耐不住磨蹭,骑上了车。

    自行车从湖滨路上飞驰而过。

    路旁的店铺里,有不少装修工人已经在忙活,还有几个街道的临时工在一旁指指点点,不怕死得口罩也不知道要戴一个,甲醛味浓得要命。林淼捏着鼻子,心想也就是湖滨路的绿化搞得好,不然这群工人也不知道这趟活下来,要减寿多少年。

    许风帆风驰电掣冲出毒气区,片刻之后,就把林淼放在他家楼下。

    林淼站在原地缓了三秒,平复下自己被当成货物的不良情绪,才掏出钥匙,迈着小短腿走到楼门前,开门上楼。体力莫名充沛地上五楼也不喘气地到了家门口,家门开着,屋里安安静静。林淼脱鞋进屋,就见到晓晓坐在客厅的茶几前死磕暑假作业。

    一缕火红的夕阳,从晓晓开着门的房间里透出,照在她的身后。

    听到动静的晓晓转过头来,看到放学回家的林淼,迎着光,笑容灿烂。

    “妈妈还没回家啊?”林淼背着书包走上前问。

    晓晓点点头。

    林淼问道:“晚上钢琴课还去不去?”

    晓晓低头看看自己的作业,有点犹豫。

    林淼道:“做不完没关系,你不要怕,能做多少做多少,该玩还是要玩,有爸爸在,你们老师不会骂你的。”

    晓晓咧咧嘴,小声道:“那去吧,好几天没去了,我想钟老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