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六十章 灵魂自由

第二百六十章 灵魂自由

 热门推荐:
    一墙之隔的厨房,倏然响起刺啦一声。

    那是食材落入滚油所发出的动静。

    狭小而亮堂的书房里,林淼手捧着玻璃杯,盯着杯子里的牛奶,眼神中带着对人生的思考,对人性的拷问,对每日三省吾身到底是哪三醒的回忆,甚至还有几分读多了《资治通鉴》和《毛选》之后对人类社会的嘲讽和鄙薄。良久,他嘴角微微一扬,仿佛看破红尘般端起杯子,仰头敦敦敦几口豪迈灌下。满满一杯逼近日常胃容量极限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冲泡的牛奶下肚,林淼豪气干云地将杯子往张健那张堆满文史资料的茶几上一搁,抬头望向等候答案的张健。一张嘴,便是一个响亮的回答。

    “嗝!”林淼打了个奶嗝。

    张健的眼皮子不由猛跳了几下。

    这尼玛喝奶喝出二锅头的气势算怎么回事?

    老子也没问你什么了不得的问题啊!

    “为什么不把这个东西做细了,我觉得这本质上是个人生态度的问题。”林淼咽下差点顶上来的牛奶,抬手一擦嘴角的奶渍,语气沧桑,目光深邃。

    张健听到这话,有生以来头一回觉得自己可能是大脑功能退化,跟不上小孩子的思路了……

    怎么这篇破文章就和人生态度扯上关系了?!

    小孩你这是想开宗立派,设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骗鬼专业啊?

    张健心里抓狂,脸上默然,一声不吭。

    林淼也完全没想和张健交换骗鬼心得的样子,和老张对视一眼后,又马上低下头去,自言自语似的继续道:“很多事情,本身就没有办法做到完美的。而且就算存在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只要是个人,多花点力气就能把它做到最好。贾平凹也说过啊,一个人生在世上,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人类的历史,本来就是通过无数人的努力,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

    你自己也是搞理论研究的,应该很清楚每年每个学科,真正能拿得出来的成果又有多少?很多学者研究上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对自己的专业领域贡献多少东西,别说贡献了,这个学科本身就有的知识体系能从他身上完整地传递给其他人,就算这个社会没白白花钱养他了。

    要是因为真的喜欢某件事情,投入许多精力,收获一点成果,你自得其乐,乐过也就算了。可要只是想拿某件事当作获取其他利益的途径,如果投入五分的精力就能拿到十分的回报,那又有什么必要,去投入多于五分的力气?多出的精力,拿去干点别的事不是更好吗?

    所以说啊,很多时候,我们做人的烦恼,主要就源于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我爸有个朋友,年轻的时候拼命读书,后来好不容易上了大学,一下子就被大学里的门门道道迷晕了眼。他是又想好好读书学好专业拿奖学金,又想在学校里混个学生干部好将来留校,又想打工挣钱赶紧套现,结果呢,虽然确实很努力了,可效果也就那样,奖学金拿了,就一次,还是最低等的校级三等奖学金,学生会的干部也当了,系学生会副主席,假期出去打工,也挣了些钱,但不多,刚好也就够每年的生活费而已。

    后来他毕了业,才后悔说当初不该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做那么多没用的事情。

    可我觉得,他还是没搞明白,他应该后悔的地方在哪里。

    好好学习、混学生会、出门打工,这三件事本来就一点矛盾都没有,他没有搞清楚的是,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如果他上大学的目标是奔着以后这辈子就要干这行去的,那么时间确实就不该花在混学生会上和打工上,一心读书,比什么都重要,但如果只是想混个文凭,混学生会也是混,混专业也是混,只要考试都及格,毕业的时候能拿到证,那就没什么好遗憾好后悔的。

    同样的,如果混学生会的目的是想留校,那这方面就该多花时间和精力,甚至还得有点必要的投入。一所大学每年的毕业生少的几千人,多的上万,想要不靠家里的关系,单枪匹马靠搞学生政治入校领导的眼,怎么也得先让学校领导知道有你这么个人才行,而且大学学生干部换届又是很快的事情,如果大二还混不到学校最核心学生组织的重要位置上,那么这件事基本就等同于白干了。除非还有入党之类的目标,不然再在上面虚耗时间,真的一点都不理智,甚至可以说,太不聪明。

    还有打工,目的其实也是多种多样,有的纯粹为了钱,有的只是图个新鲜,为了钱的有奔着小钱去的,也有奔着以后的大钱去的,不同的目的,发力的点都有区别。不搞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哪一点,当然就会觉得努力得很茫然。

    就像我爸的这个朋友,明明就是奔着小钱去的,赚到小钱后,又觉得自己浪费了时间,纯粹就是既不知足,又不自知。所以他的烦恼不仅仅在于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还不明白自己能做到什么。既没有自知之明,又看不清眼前的路,这样的人生没烦恼,那才叫不正常。

    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太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所以我绝对不会在没有必要花时间的地方浪费时间和精力。

    你问我为什么不好好把这个东西写完,很简单啊,因为第一我知道自己将来不靠这个过日子,没有在这方面上花时间训练自己专业水平的必要,第二要把这件事做到完美,本身最大的投入就是时间。期望和代价完全不在一条线上,我越是在这上面努力,就越是愚蠢。

    人一辈子,能在世上走一遭不容易。

    我希望自己能一年比一年活得好,每一年的努力都不会白费。等到三十岁的时候,我就能逐渐过上不用强迫自己努力,就能享受生活的生活。到时候只要国际大环境没太大的变化,能打败我的,就只有通货膨胀。”

    林淼说到这里,终于停了下来。

    嘴里有点干,但杯子里已经没有奶了。

    张健看着林淼,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词来。

    金瓶掣签。

    灵童转世这种事,唯物了一辈子的张健本来是不信的。

    但是这一刻,他确实好想问问,林淼到底对上辈子有没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看法。

    老头沉默了半天,才回想起自己二十分钟前到底问了什么。

    然后又花了两秒钟捋顺林淼这个长篇答案的思路,这才眉头微皱,疑惑问道:“孩子,你说了半天,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林淼坦坦荡荡:“我要钱,很多钱,多到让灵魂都觉得自由。”